广岛三箭 > 金融 > 正文

一家銀行與一個時代:用“招行實踐”講好中國故事

广岛三箭 www.qkewis.com.cn 2019年09月3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辛繼召  

導讀:步入21世紀,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近20年,居民財富隨之增長。根據招行與貝恩咨詢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2018年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190萬億元,2016-2018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

招商銀行的開端,始于春天里的故事。

1987年,作為中國第一家由企業創辦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招商銀行在蛇口一隅悄然起航。

經過32年的耕耘,招行從一家區域性銀行,一躍而成在上海、香港兩地上市的世界500強企業,在內地股份制銀行中凈利潤、總市值排行第一。截至2019年6月末,招商銀行資產總額71931.81億元,較上年末增長6.63%;實現營業收入1383.01億元,同比增長9.64%;實現歸屬于本行股東的凈利潤506.12億元,同比增長13.08%;總市值達8800億元。

招行的發展與時代同步,從金融改革的探索者發展,招行深度參與、親身引領了中國金融體制改革的實踐。

金融改革的探索者

已經32歲的招商銀行,是中國第一家由企業自主創辦、自主經營、獨立核算、自負盈虧的股份制商業銀行,改革的基因承繼自喊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石破天驚口號的蛇口工業區。

改革開放后,與之相匹配的,金融業改革的大幕也在拉開。1983年6月起,中國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職能,工、農、中、建四大國有專業銀行陸續組建。

招商局也在深圳一隅的蛇口半島設立工業區,領全國風氣之先。為了滿足需求,蛇口工業區先是在1984年4月成立了全國第一家“企業內部結算中心”,1985年5月正式成立了“蛇口財務公司”,目標是“發展為一個有經濟實力,資金雄厚的經營集團銀行”。

1986年初,已經69歲的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袁庚,向時任央行行長陳慕華打報告,提出“要繼承‘蛇口基因’,彰顯創新意識,為中國貢獻一家真正的商業銀行”。1987年4月8日,招商銀行正式開業,時任香港招商局副總經理的王世楨走馬上任招行首任行長。

不過,王世楨當年已經54歲,卻一天金融業務也沒做過,成為行長的原因是袁庚認為他在香港負責買輪船,與國內外銀行打交道較多。

創業維艱,王世楨曾形容當時的招行是“三無銀行”:無政府部門直接投資、無行政級別、無行政主管部門。沒人兜底,必須“自求平衡、自擔風險、自負盈虧”。

在成立之初,招商銀行的口號是:“以促進中國民族經濟發展和探索中國金融改革道路為己任?!痹諂笠敵災噬?,招行成立之初即確定為股份制企業;在公司治理上,盡管當時只有招商局一家股東,招行仍然建立了現代企業管理制度,明確了“董事會領導下的行長負責制”,實行真正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

招行在30多年的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專家治行”的傳統。比如,在用人機制上,招行打破鐵飯碗,提出了“六能機制”:干部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高能低,這些為中國銀行業的市場化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實踐經驗。

現代企業治理架構、專家治行,為招行發展奠定了發展之基。

服務創新的引領者

“因您而變”——在招行不僅是一種口號。招行用30余年的實踐印證了一種觀點:服務不僅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能力。

典型的案例是,1994年招行以“牛奶咖啡”為標志的“沈陽模式”,讓其在以工業為主的東北地區打開了零售空間,招行沈陽分行在4年時間發卡120多萬張,吸儲80.3億元。

“服務好”是客戶對招行品牌的普遍認知。理財收入可能不是業內最高,信用卡額度也沒有那么“隨心所欲”,但招行的理財、信用卡、App、網點、客服等,讓人如沐春風的同時總能在第一時間解決客戶的任何“麻煩”。

這背后是服務的能力。

招行成立之初,僅是偏居深圳一隅的區域性銀行,即使到了1994年末,全行儲蓄存款也僅有約15.7億元,甚至趕不上大行的一個儲蓄所。在走向全國展業的過程中,如何把“后發者劣勢”變成“后發者優勢”?招行的做法是電子化、信息化,用今天耳熟能詳的名詞解釋,就是所謂的“金融科技”。

1994年招行召開第一次電腦工作會議后,吸取其他銀行軟硬件五花八門、不同地區甚至很難互通的教訓,奠定了全行信息化的基礎。從1995年開始,招行在科技領域,引領銀行業創新之先,直到今天,招行仍是業內“大零售”轉型的對標銀行。

1995年,招行推出“一卡通”,集多儲種、多幣種于一身,引領銀行業從存折時代邁入銀行卡時代;1997年,招行推出“一網通”,是中國第一家網上銀行,并以此為基礎逐步構筑起包括自助銀行、遠程銀行、網絡銀行等在內的網絡服務體系。這一時期,國內第一輪互聯網創業風起云涌,2001年1月的一份統計顯示,國內95%以上的電子商務網站都采用了招行的網上銀行“一網通”為支付工具,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等許多國家機關成為招行網上“企業銀行”用戶。

當田惠宇于2013年出任招行第三任行長時,他的行長首秀講話仍是圍繞“服務升級”這個主題,向全行發出“為誰服務、在哪服務、服務什么、怎樣服務”的經典四問。

居民財富的創造者

招行是誰?業內的第一反應是“零售之王”。

而今,招行以近9000億元的總市值,位列股份制銀行第一,僅次于四大國有銀行。這背后代表了資本市場對招行“零售金融3.0”模式的深度認可。

招行發展之路并非一帆風順,經過2005年、2009年先后“兩次轉型”走出?;?,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田惠宇有了進一步論述:當銀行業1.0模式取勝階段見頂,2.0結構和質量取勝階段紅利邊際遞減時,招商銀行必須尋找新的發展模式。

從2017年下半年起,招行正式提出戰略轉型進入下半場,打造金融科技銀行,2018年又進一步提出以金融科技為核動力打造最佳客戶體驗銀行,正式開啟了向3.0階段的邁進,招行圖謀擺脫傳統銀行業的經營模式和增長曲線,繼續實現“跑贏大勢、優于同業”的目標。

招行以零售金融為特色,多次獲得“中國最佳零售銀行”殊榮,其本質是什么?

黨的十九大報告對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作出與時俱進的新表述,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而解決這一矛盾,也是招行三次“零售戰略”的核心精神所在。2004年11月,招行率先推出了國內第一個面向個人財富管理的金融產品——財富賬戶;2005年3月,推出第一張白金信用卡,大力拓展金葵花高端客戶群和金卡中端客戶群;2007年,瞄準中國高凈值人士和富豪階層構建服務體系,首推私人銀行業務。

步入21世紀,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近20年,居民財富隨之增長。根據招行與貝恩咨詢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2018年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達190萬億元,2016-2018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

這其中,既要以商業銀行作為居民財富配置的“供給側”,滿足老百姓日益增長的財富配置需求,商業銀行作為中國金融體系的主力,自身也要建立與之匹配的架構能力。

招行的選擇是“一體兩翼”,即零售金融為“一體”,公司金融和同業金融為“兩翼”。

零售業務為“體”,既符合居民財富配置需求增加的趨勢,業務本身受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也相對較小?!耙惶辶揭懟敝械牟聘還芾?、投資銀行、資產管理是一個相互強化循環的有機整體,投資銀行、資產管理把優質資產轉化為產品,通過零售端強大的銷售能力銷售給客戶,一條貫穿的價值鏈被打通,繼而帶動“一體兩翼”三大客群和業務板塊之間相互促進,實現整體最優解。

2018年,在宏觀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金融去杠桿等不利因素疊加的背景下,招行卻依然交出了一份“超市場預期”的成績單,營業收入、凈利潤均保持兩位數增長,不良也繼續實現“雙降”。

從銀行業發展的維度,招行已經走出規模競爭階段,贏得了輕型銀行轉型的紅利。截至2018年底,招行凈資產收益率(ROAE)、總資產收益率(ROAA)、加權風險資產收益率(RORWA)、凈利潤增幅、NIM、不良貸款率、撥備覆蓋率均居業內第一。

對于未來,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繼續講好“春天的故事”。對招行與中國銀行業而言,金融科技、數字化轉型,將會是新時代的中國金融課題。

 广岛三箭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