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三箭 > 宏觀 > 正文

波瀾壯闊70年:中國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

广岛三箭 www.qkewis.com.cn 2019年09月3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周瀟梟  

導讀:1961-1978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1%;1979-2012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5.9%,僅次于美國,居世界第二位;2013-2018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28.1%,居世界第一位。

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中國從封閉落后邁向開放進步,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從積貧積弱邁向繁榮富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人類發展史上的偉大奇跡,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70年來,中國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實現歷史性跨越。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952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僅為679億元,到2018年超過90萬億元,2013-2018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28.1%,居世界第一位。

70年來,中國從結構單一到百業興旺,產業結構持續優化升級,實現了從傳統農業大國,到三次產業協同發展的轉變。1952年,農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50.5%,農業吸納了83.5%的就業人口;到2018年,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比重分別為7.2%、40.7%、52.2%,就業比重分別為26.1%、27.6%、46.3%,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和就業比重分別比1952年上升23.5和37.2個百分點。

70年來,中國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對外開放,國際合作和經貿往來發展成就舉世矚目。2018年,貨物進出口總額達到4.6萬億美元,比1978年增長223倍,連續兩年居世界首位;服務進出口總額7919億美元,比1982年增長168倍,居世界第2位;實際使用非金融類外商直接投資1350億美元,比1983年增長146倍,連續兩年成為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205億美元,比2003年增長41.3倍,年均增長28.4%。

70年來,中國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人民生活發生翻天覆地變化。195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98元,人均消費支出僅為88元,到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228元,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為19853元。

此外,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在科技創新、基礎設施建設、城鄉統籌建設、區域發展布局、文化教育、醫療衛生、社會保障等經濟社會發展的各領域都發生了巨變。

大國騰飛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經濟基礎極為薄弱。農業處于“靠天吃飯”的狀態,80%的就業人口從事農業生產,但糧食產量較低,國民掙扎在溫飽線上;工業部門十分單一,只有采礦業、紡織業和簡單加工業,大量工業產品依賴進口;當時經濟建設首要任務是發展工業,特別是重工業,服務業處于輔助和從屬地位,發展較為緩慢。

1952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僅為679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19元。經過長期努力,1978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加到3679億元,占世界經濟的比重為1.8%,居全球第11位。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開辟了我國改革開放的歷史新時期,人民群眾生產積極性得到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建立,生產力迅速解放和發展,經濟實現快速增長。1979-2012年,我國經濟年平均增長率達到9.9%,比同期世界經濟平均增長率快7.0個百分點,也高于世界各主要經濟體同期平均水平。

我國經濟體量持續攀升,實現對西方發達國家的趕超,2000年突破10萬億元大關,超過意大利成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2010年達到412119億元,超過日本并連年穩居世界第二。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綜合國力持續提升,經濟持續較快增長。2013-2018年,我國經濟年均增長率為7.0%,明顯高于世界同期2.9%的平均增長率。近三年,我國經濟總量連續跨越70萬億元、80萬億元和90萬億元大關,2018年達到900309億元,人均國民總收入達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中國經濟的騰飛,成為拉動世界經濟的重要力量,2006年以來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1961-1978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1%;1979-2012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15.9%,僅次于美國,居世界第二位;2013-2018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為28.1%,居世界第一位。

我國經濟結構隨著經濟的發展發生巨大變化,產業結構不斷調整優化與升級。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農業基礎作用不斷加強,工業主導地位迅速提升,服務業對經濟社會的支撐效應日益突出,三次產業發展趨于均衡,經濟發展的全面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不斷增強。

隨著農田水利設施的補齊和機械化應用、聯產承包制釋放農民積極性、強農惠農富農政策體系的完善等,以糧為綱的傳統農業轉變為農林牧漁業全面發展,我國主要農產品產量穩定增長,農業基礎地位更加鞏固。

工業實現了從產品單一向門類齊全的變化,我國成為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200多種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制造業增加值自2010年起穩居世界首位,“中國制造”的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逐漸增強。其中,我國航空航天、電子通信、醫療儀器、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技術產業蓬勃發展,高鐵、核電等重大裝備競爭力居世界前列。

服務業規模日益壯大,成為中國經濟的第一大產業,對經濟貢獻度穩步提升,也成為吸納就業最多的產業。具體來看,當前在互聯網的推動下,餐飲、批發零售等傳統服務業加速轉型;軟件信息、租賃商務等新興服務業保持較快增長;工程設計、質檢技術等生產性服務業實現快速成長,支撐制造業邁向價值中高端。

從數據上看,1952年,農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50.5%,農業吸納了83.5%的就業人口。到1978年,隨著工業的發展,農業增加值比重降至27.7%,就業比重降至70.5%。隨著服務業綜合實力的增強,服務業對經濟影響力愈發凸顯,2011年第三產業就業比重提高到35.7%,首次超過第一產業,成為吸納就業最多的產業;2012年,第三產業服務業增加值比重提高至45.5%,首次超過第二產業,成為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增加值最大的產業。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濟發展步入新階段,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和轉型升級加快推進,三次產業發展協調性顯著增強。2018年,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比重分別為7.2%、40.7%、52.2%;就業比重分別為26.1%、27.6%、46.3%,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和就業比重分別比1952年上升23.5和37.2個百分點。

科技強國新征程

中國經濟發展壯大,離不開科技的支撐。中國科技實力實現了從難以望其項背到跟跑、并跑乃至領跑的歷史性跨越,中國成為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力的科技創新大國,并向著世界科技強國的目標邁進。

新中國的科技事業幾乎從零開始起步,但是在這張“白紙”上迅速涌現出了一批追趕世界水平的重大科技成果。1958年,我國第一臺電子管計算機試制成功。隨后,半導體三極管、二極管相繼研制成功; 1964年,第一顆原子彈裝置爆炸成功,第一枚自行設計制造的運載火箭發射成功;1965年,在世界上首次人工合成牛胰島素;1967年,第一顆氫彈空爆成功;1970年,“東方紅一號”人造地球衛星發射成功……

這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舉國體制下的產物。當時,中央發出“向科學進軍”的偉大號召,初步建立了由政府主導和布局的科學體系,打破封鎖,發憤圖強,為我國科技事業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改革開放以來,科技體制改革與經濟體制改革相輔相成,互為支撐。我國科技力量結構和布局得到優化的同時,科技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也大幅提升。

這一時期,我國高技術制造業、新興產業、建筑業和服務業等領域科技能力持續增強,重大產品、重大技術裝備和重大科學設備的自主開發能力以及系統成套水平明顯提高,有力地支撐了三峽工程、青藏鐵路、西氣東輸、南水北調、奧運會、世博會等重大工程建設和舉國盛事,“中國制造”走遍世界。

進入新世紀以后,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云涌,我國科技發展再次面臨重大機遇。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被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我國科技發展再次提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顯著成績,實現了從過去的追蹤跟跑逐步向并跑領跑的歷史轉變,踏上了從科技大國邁向世界科技強國的新征程。

我國原始創新不斷取得新突破,在量子科學、鐵基超導、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CIPS干細胞等基礎研究領域取得重大突破。高技術領域捷報頻傳,像神舟飛船與天宮空間實驗室在太空交會翱翔;北斗導航衛星實現全球組網;蛟龍號載人潛水器、海斗號無人潛水器創造最大深潛紀錄;趕超國際先進水平的第四代隱形戰斗機和大型水面艦艇相繼服役。此外,國產大飛機、高速鐵路、三代核電、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取得一批在世界上叫得響、數得著的重大成果。

目前,我國研發人員總量穩居世界第一,研發經費投入規模居世界第二(僅次于美國)。我國研發經費投入持續快速增長,2018年達19657億元,1992-2018年年均增長20.0%,遠超同時期按現價計算的GDP年均增速。

企業是創新投入的主體,2017年我國研發經費中企業資金達到1.35萬億元,占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的76.5%。加大創新投入是企業轉型的重要著力點,像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逾四成開展了技術創新活動,共實現新產品銷售收入19.2萬億元,比2012年增長73.3%。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激發了全社會的創業創新熱情,各類市場主體蓬勃發展。2018年,我國日均新設企業1.8萬戶,加上個體工商戶等各類市場主體日均新增5.9萬戶。

以“互聯網+”等信息技術為代表的科技創新,正在重構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大數據、云計算應用不斷深化,可以預判到,以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走向實用,將催生出一大批大數據企業、獨角獸企業、瞪羚企業。電子政務、信息惠民、共享經濟、平臺經濟的迅速興起,大力提高了政府治理水平和民眾獲得感。

從封閉到全面對外開放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積極與世界各國發展友好合作,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抓住全球化機遇,從大規?!耙礎鋇醬筇げ健白叱鋈ァ?,再到共建“一帶一路”,對外開放廣度和深度顯著拓展。

對外貿易是衡量一國經濟開放度的重要指標。改革開放前,我國經濟總體上處于相對封閉狀態,貿易主要在國家的集中安排下根據計劃要求進行,進出口始終在較低水平上徘徊。改革開放后,我國貿易大國地位不斷穩固。

1978年至2018年,我國貨物進出口增長223倍,年均增速14.5%,高出同期全球貨物貿易平均增速7.5個百分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貨物貿易規模增長明顯加快,相繼超越英國、法國、德國和日本。2009年,我國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2013年,我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2014-2015、2017-2018年,我國保持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地位。2018年,我國貨物進出口占全球份額為11.8%,其中出口占12.8%,進口占10.8%。

對外投資合作也是我國開放型經濟的重要內容,是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融合的重要方式。隨著綜合國力不斷提升,政策體系不斷完善,多雙邊務實合作深入推進,我國對外投資合作不斷實現新的突破。

比如,我國對外直接投資規模不斷攀升。聯合國貿發會議《世界投資報告》顯示,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由2002年的全球第25位躍升至2018年的第3位,流量由第26位躍升至第2位,在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穩步推進貿易強國建設,著力優化營商環境,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積極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我國正以更加開放的心態、更加自信的步伐融入世界經濟。

我國把自由貿易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提出了建設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自由貿易區建設不斷加速發展,布局逐步完善。截至2019年5月,我國已與25個經濟體達成了17個自貿協定。商簽自貿協定是各國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促進經濟增長的重要工具。

隨著經濟體量的提升以及與世界經濟的深度融合,我國在國際舞臺上的身影更加活躍,扮演著愈發重要的角色。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積極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得到160多個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的積極響應;倡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積極參與以WTO改革為代表的國際經貿規則制定,在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中貢獻了中國智慧,展現了大國擔當。

“一帶一路”正在成為我國參與全球開放合作、改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

6年來,“一帶一路”互聯互通架構基本形成,一大批重大合作項目落地生根。中國與沿線國家新增航線1239條,占新開通國際航線總量的69.1%。中歐班列已聯通亞歐大陸16個國家的108個城市,累計開行1.3萬列。中緬油氣管道、中泰昆曼公路全線貫通,中老鐵路、中泰鐵路穩步推進。中國同“一帶一路”國家貿易總額超過6萬億美元,對“一帶一路”國家直接投資900億美元,為各國提供了更良好的營商環境、更便利的生活條件、更多樣的發展機遇?!耙淮宦貳閉沙の貧瀾緹煤兔騁自齔さ鬧匾?。

從溫飽不足到邁向全面小康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城鄉居民收入保持了快速增長,消費水平明顯提高,特別是扶貧開發取得的驕人成績為世界所贊譽。

新中國成立之初,居民收入水平很低。195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98元。由于人口增長快,積累和消費關系不合理等原因,197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僅為171元。改革開放以來,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帶動城鄉居民收入水平不斷提升,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228元,比1978年實際增長24.3倍。

新中國成立初期,從戰亂中掙脫出來的中國人民,第一要務是解決溫飽問題。那時候農村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即食品支出占整個支出中比重接近70%。隨著收入較快增長,居民消費能力顯著提升,吃、穿等生活基本消費品占比下降,2018年全國居民恩格爾系數降至28.4%,比1978年下降35.5個百分點。

居民消費結構升級趨勢明顯。上個世紀80年代,青年男女們結婚需配備的三大件,是自行車、手表、縫紉機;到上個世紀90年代,擁有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變成人們追求的需求;現在,人們更多追求則轉到房子、汽車等耐用品,以及各種新潮黑科技產品和旅游等服務型消費。

消費的快速增長和持續升級,也改變了我國經濟需求結構,消費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積極構建擴大內需的長效機制,著力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和投資的關鍵性作用,內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不斷提升。2018年,我國最終消費率為54.3%,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76.2%。

居民收入的增加,重要因素之一在于就業規模的不斷擴大,就業也是最大的民生。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就業總量從1949年的1.8億人增加到2018年的7.8億人,擴大了3.3倍,其中城鎮就業達到4.3億人,比1949年增加了27.3倍。城鎮就業人口增長迅速,是我國城鎮化水平快速提升的結果。建國初期,我國城鎮化水平很低,人口城鎮化水平僅為10.6%;到2018年末,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則已經升至59.6%。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收入分配問題,著力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城鄉和區域收入差距持續縮小,收入分配格局明顯改善。2018年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差為2.69,比1956年下降0.64,比2012年下降0.19。

新中國成立前,國家積貧積弱,人民貧困如洗。上世紀50-70年代,城鄉居民生活有所改善,但農村貧困問題始終突出。按照2010年標準,1978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7.7億人,農村貧困發生率高達97.5%。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農業、農村改革不斷深入和扶貧開發大力推進,我國貧困人口大幅減少。2012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下降至9899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降至10.2%。

黨的十八大以來,扶貧力度進一步加大,精準脫貧政策陸續出臺,尤其是脫貧攻堅戰大力推進,貧困人口脫貧明顯加快。2018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至1660萬人,過去6年共減少8239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下降至1.7%,過去6年下降8.5個百分點。我國農村從普遍貧困走向整體消滅絕對貧困,成為首個實現聯合國減貧目標的發展中國家,對全球減貧貢獻超過70%。

 广岛三箭

分享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