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三箭 > 宏觀 > 正文

宏觀與轉型雙重壓力之下,珠三角如何求解轉型升級“方程”?

广岛三箭 www.qkewis.com.cn 2019年08月10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杜弘禹,蘇珊珊  

導讀:上半年,珠三角經濟光芒不減。不過,9市經濟增速均有所放緩,作為珠三角經濟根基的制造業也相對疲軟。近年來珠三角制造業轉型升級有所成效,但新動能還不夠強大,還無法挑起大梁。而在宏觀形勢壓力和轉型階段性壓力疊加之下,珠三角如何轉型升級?

8月,臺風總是說來就來,地處沿海的珠三角也就常在陰晴間切換。

天氣不是刮風下雨就是驕陽如火,但鄭遠龍(化名)的工作卻是滿滿當當,奔波于拜訪客戶、洽談合作、對接政府部門和推動重點項目。

對他來說這已是常態,今年以來,這位東莞制造業企業高管比以往更忙,付出更多精力是希望能穩住企業發展態勢,加速轉型升級,以求在未來競爭中擁有更大優勢,為企業長遠發展打牢基礎。

這恰是當前珠三角經濟的一個縮影。作為我國的三大城市群之一,經過數十年快速發展,由9個城市構成的珠三角顯然已是中國經濟的高亮地帶。

上半年,珠三角經濟總量首破4萬億元,深圳和廣州均超萬億,并分別以7.4%和7.1%的較高增速位居廣東省第一、第二名,珠海、佛山和東莞等增長勢頭也不錯。

從細節觀察,第三產業拉動經濟增長作用增強,最典型是廣州,貢獻率達82.10%;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也普遍不低,廣州為24.8%、深圳為17.6%、東莞為15.7%;多個城市的先進制造業、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的增速也明顯“跑贏大盤”。

珠三角在相對穩定的基礎上,內部經濟結構優化、產業轉型升級、新舊動能轉換進程正不斷加快。但同時,問題與壓力似乎也不可避免。

上半年,9市經濟增速均有所放緩,作為珠三角經濟根基的制造業也相對疲軟,新動能仍難挑大梁。這是珠三角必須克服的轉型升級“陣痛”,而當前宏觀形勢也正進一步考驗珠三角的定力。

一直作為經濟“優等生”的珠三角,如何在壓力之下“答題”,找到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

廣深經濟“雙星”閃耀

近期,各地密集公布經濟半年報,珠三角城市光芒難掩,廣深尤其亮眼。

上半年,深圳GDP達12133.92億元,增長7.4%;廣州11755.54億元,增長7.1%。兩市經濟總量和增速均在廣東全省排名第一、二名,增速超過北京的6.3%和上海的5.9%。

作為創新之都,深圳經濟增速領跑一線城市已是常態。更為難得的是廣州,上半年經濟增速較去年同期強勢反彈0.9個百分點。這不僅因為上半年經濟表現較好,也與去年同期基數較低有關。2018年一季度,廣州經濟增速放緩至4.3%,盡管當年上半年恢復至6.2%,但仍為近年低點。從今年上半年情況看,廣州經濟已經快速走出谷底。

廣深“雙子星”的光輝之下,珠三角其余城市并不黯淡。上半年,珠海、肇慶經濟增速均達7%,作為制造業重鎮的佛山和東莞也緊隨其后,均增長6.9%。

佛山和東莞歷來是珠三角繼廣深之后經濟實力最強城市,上半年GDP分別為4795.17億元和4215.93億元。分析人士預測,今年佛山經濟總量或將突破萬億,彌補去年“闖關”失敗的遺憾。東莞則首次突破4000億元,三年后或邁入“萬億俱樂部”。

剩余的惠州、江門和中山上半年增速均較低,分別增長4.5%、4%和0.9%。這也意味著,珠三角內部城市之間存在分化趨勢。

一直以來,珠三角9市經濟體量存在客觀差距。廣州、深圳構成第一梯隊,佛山和東莞構成第二梯隊。上半年,總量和增速均領先的廣深,頗有“強者恒強”的意味。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分析,廣深城市地位都較高,因此在固定投資特別是基建投資方面,享有更多政策和金融支持,當消費和出口出現下降時,兩市能靠投資“補課”。廣深的服務業比重都較高,因此抗擊打能力和穩定性也相對較強。

上半年,廣州第三產業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到82.1%,同比提高15.4個百分點。深圳三次產業結構已調整為0.1:39.1:60.8。

此外,廣州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4.8%,為珠三角最高,比一季度、去年同期分別提高5.7個和15.7個百分點。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增長34.6%,國有投資、民間投資增速均超過40%。

深圳投資增長17.6%,為珠三角第二名。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增長48%,國有經濟投資增長34.5%,民間投資增長12.3%,外資投資增長65.5%。

暨南大學教授胡剛認為,當前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背景下,珠三角具備吸引和擴大投資的較好優勢和空間,還有要構建現代化交通體系及諸多產業的契機,作為中心城市的廣州和深圳自然成為資金優先關注的城市。未來,通過都市圈、城市群建設,“極點帶動”效應逐步釋放,將帶動其余城市的投資活躍度,加速周邊城市發展。

消費復蘇有賴政策推動

從穩投資、穩增長的角度,珠三角多市還在謀求投資的進一步增長。

8月6日,東莞表示,要通過有效措施切實為投資“松綁”。8月7日,廣州披露到2023年要新建成10條地鐵線路。

不過,反觀上半年,珠三角經濟增長絕非單靠投資,消費、出口也發揮重要作用。

上半年,廣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8.2%、深圳為7.7%、珠海為5.5%、佛山為6.8%、惠州為8.6%、東莞為8.5%、中山為1.96%、江門為7.5%、肇慶為7.7%。

整體看,9市消費增速均不算高,而上半年廣東全省消費增速為7.7%、全國名義增長8.4%(實際增長6.7%)。同比來看,8個城市消費增速均較上年同期有所下滑,其中深圳下降0.7個百分點,僅廣州上升0.4個百分點。

若對比今年一季度,則9市的消費增速均有所回升,這也意味著珠三角城市的消費形勢在回穩和向好。其中,廣州回升0.5個百分點,并維持連續8個月的回升態勢;深圳回升0.2個百分點;珠海達1.5個百分點;肇慶幅度最大,達4.1個百分點。

消費的回暖,與珠三角城市促進消費政策相關。以汽車消費為例,廣州和深圳相繼在6月增加大量車牌指標,同時廣東加大對“國五車”促銷力度,均有效刺激汽車消費恢復和增長。多重利好政策疊加下,6月當月廣東全省限額以上單位汽車類商品零售額同比增長23.7%。上半年,東莞限額以上汽車零售額增長1.9%,比一季度大幅回升9.4個百分點。

廣州市民張強(化名)既是受益者也是貢獻者,6月份在搖號幾率提高后,他幸運地中簽了,并在一周之內就購買了汽車?!拔以緹拖肼虺?,只是之前一直沒搖到號?!?/p>

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汽車消費在客觀上存在需求,潛力和空間較大,釋放某種程度上被壓制的巨大需求,可在短時間內爆發。

不少城市還在尋求進一步提振消費。廣州市長溫國輝近期表示,下半年廣州將出臺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建設行動方案,并要打造一批夜間經濟集聚區。隨后,廣州公布“夜間消費地圖”,劃定15個夜間消費地標,鼓勵企業提供夜間延時服務。

類似迎合消費新趨勢、深挖消費新潛能的做法,在上半年經濟數據中已見成效,多個城市上半年消費均在恢復。比如,廣州限額以上金銀珠寶類商品零售額增長32.2%、深圳互聯網商品零售額增長28.6%。

出口方面,上半年珠三角整體處于低位徘徊,部分城市略有回升。比如,深圳出口增長5.1%,東莞達12.5%,廣州為-8.5%,但較一季度和去年上半年有顯著回升。

廣東省委黨校原副校長、教授陳鴻宇認為,珠三角經濟對外關聯度較高,當前外部形勢變化下,還應進一步激活消費對實體經濟拉動作用,通過擴大內需抵御外需波動影響。

宏觀壓力與轉型壓力疊加

盡管上半年珠三角不少城市在投資、消費和出口上有一定向好表現,但與往年相比卻仍處明顯放緩態勢,最終制約了各城市上半年整體經濟的增長。

與一季度對比,上半年珠三角共有8個城市GDP增速下滑,僅肇慶持平。與去年同期對比,共有7個城市增速下滑,僅廣州快了0.9個百分點、肇慶快了0.6個百分點。

這背后核心因素是制造業,這個支撐珠三角經濟的根基正承受壓力。

上半年,深圳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為7.4%、東莞7.3%、佛山7%、肇慶6.5%、珠海5.8%、廣州3.7%、惠州2.2%、江門0.5%、中山-2%。深圳依舊領跑,佛山和東莞也比較突出,但整體而言9市的工業增長都不算高。對比一季度,9市工業增速均下滑。對比去年同期,則是深圳持平,8市下滑。

近年來,廣東一直強調“堅持制造業立省不動搖”,并出臺一系列制造業減稅降費、轉型升級和創新驅動等政策,為何工業增長仍然放緩?

這并非轉型或政策失效,深層次的原因是宏觀形勢壓力和轉型階段性壓力疊加。雖然近年來珠三角制造業轉型升級有所成效,但新動能還不夠強大,還無法真正成為“穩定器”“主力軍”。

上半年,珠三角多市先進制造業、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速高于規上工業,比重也持續提升。比如,深圳分別增長10.3%和11%,占比達71.2%和66.7%;東莞分別增長11.3%和17.9%,占比達55.1%和42.5%。

不過,多數珠三角城市新動能比重仍不夠高。廣州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僅占15.8%,佛山也不足20%。

對此,企業亦感受真切。

“時機未到,火候未到,有些無奈?!碧鈣鶘習肽晷問?,鄭遠龍如是說。盡管采取了諸多舉措,但他所在的企業仍然出現營收下滑。

近年,該企業投入了不少資金開展“機器換人”,取得一定效果,甚至成當地標桿。但從企業戰略角度來看,這些更多只是權宜之計,真正的“大招”是新建一個高度智能化的工廠,用于專門生產一系列近年自主研發、業內領先的產品。

“這幾年我們已經加快推進了,但始終需要時間,最快也要后年才能投產,誰也沒想到變化和壓力突然來了?!敝T讀?。

目前,該企業一方面開源節流,穩住傳統業務,另一方面全力推進兩大重點項目建設?!氨匭胍а勞巴?,只是還得熬一段時間?!?/p>

經過前期探索和積累,近年不少制造業企業開始加快轉型升級,但這也意味著更大投入和更長周期,無法一蹴而就,不少制造業企業都在壓力中堅持與等待。

電路板龍頭企業東莞森瑪仕格里菲電路有限公司正迎來5G等產業機遇,明年將投用自動化率達90%的先進工廠,希望借此更好把握5G機遇。該企業負責人楊志堅說,高端產品競爭必須有高端生產力支撐。

覆銅板企業廣東生益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如此,該企業設備部經理鐘世華說,2022年將建成智能工廠,大幅提高生產效率和質量,并實現契合市場的小批量快速精準生產。

廣東將推多個產業轉型新政

鄭遠龍在制造業已摸爬滾打多年,“壓力逼著我們必須加速推進新項目,因為這關系到未來企業在市場中能不能站穩腳跟,不可能還靠原來的東西去競爭?!?/p>

盡管當前形勢對不少制造業企業造成壓力,但也激活了它們加速轉型升級、創新驅動發展的積極性。近年珠三角通過率先轉型升級探明的方向、形成的示范效應,以及各市和廣東省級層面不斷強化的政策支撐,共同創造了更為有利的條件。

“我們的客戶最開始是大企業,慢慢中小企業越來越多?!憊ひ禱魅松鮮泄竟愣廝勾錕萍脊煞縈邢薰鏡拇罌突亂擋孔芫碚排笏?,這主要得益于近年工業機器人應用示范效應的顯現,以及隨著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應用成本的下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目前廣東正推進第二輪工業企業技術改造,2018-2020年要幫助超過25000家企業轉型升級。同時,計劃幫助20萬家企業“上云上平臺”。

上半年,廣東省工業技術改造投資同比增長9.4%,比上年同期高13.1個百分點。珠三角城市中,上半年東莞技改投資增長48.6%、深圳增長12.1%。

今年力度明顯增強的減稅降費,為企業加快轉型升級提供了助推。上半年,廣東為企業降低成本約397億元。

廣東星星制冷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吳成平說,今年通過減稅降費及其它抵扣和獎補,約能節約2000萬元左右的資金,將投入產品研發創新,“幫助將很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當前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尤其是其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一戰略目標的牽引下,廣東還在調整形成促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新思路。一方面,強調加快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搶占產業發展制高點,瞄準機器人、智能家電、5G、4K/8K超高清視頻等;另一方面,仍將傳統優勢制造業轉型升級視為重中之重。

“我們一直在思考,經濟下行態勢下,傳統產業如何提質增效?”廣東工信廳副廳長吳東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廣東正醞釀出臺有關文件,將從資本、新技術導入等方面,有力推動優勢傳統產業轉型升級。

“沒有落后的產業只有落后的技術,傳統產業一樣可以高端化?!蔽舛娜銜?,或許未來10年新經濟還難以完全替代傳統產業,支撐廣東經濟發展,況且廣東傳統優勢產業比重也不小。

工業園區將再次成為廣東推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抓手,也將出臺系列文件,升級對應政策,這也成為廣東當前正推進的“一核一帶一區”區域協調戰略的內容之一。

“園區劃好了,產業才能發展好?!憊愣ば盤誦屑嗖庥胱酆戲治齟ΥΤふ嘔嵫蟾嫠?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過去珠三角制造業以村鎮為主導模式,存在散小亂等問題,未來將重點推動提質增效,形成園區經濟主導格局,以園區帶動和優化產業布局。

 广岛三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