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三箭 > 新時代 > 正文

研三女生遇車禍 一場病房里的論文答辯 用堅毅撐起夢想

广岛三箭 www.qkewis.com.cn 2019年06月22日  16:17   央視網  

眼下正值畢業季,對很多畢業生來說,完成論文答辯是他們走出大學校門的第一步。而對于華東政法大學的學生程艷芳來說,想要邁出這一步卻異常艱難。

  央視網消息:眼下正值畢業季,對很多畢業生來說,完成論文答辯是他們走出大學校門的第一步。而對于華東政法大學的學生程艷芳來說,想要邁出這一步卻異常艱難。

  今年4月下旬,她遭遇車禍導致脊椎骨折,在醫院進行康復治療,不能返校參加論文答辯。為了幫助她完成畢業心愿,學校和醫院組織了一次特殊的答辯。

  華東政法大學社會主義法制教育與傳播研究生導師組長 林凌:正常在案件報道的時候,道德和泛道德化之間的界限,能不能做進一步區分?

  程艷芳:在研究案件報道的泛道德化問題時,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案件報道不排斥道德,道德本身沒有問題,只是我們在看待道德的時候,可能是我們利用道德出現了問題。

  6月2日上午,在河南省人民醫院的病房里,一場特殊的碩士論文答辯正在進行。躺在床上的女孩就是程艷芳。4月20號下午,她在回河南老家參加公務員考試的途中不幸遭遇車禍,導致脊椎骨折,胸部以下沒有了知覺。做論文答辯時,她的雙手功能還沒有完全恢復,拿論文、翻書頁這些簡單的動作都要在家人的幫助下才能完成。

  程艷芳:它的現實意義主要分為兩個方面,一個是提高案件報道的專業水平。因為本學科是一個跨學科研究,所以運用了新聞學領域的把關人理論。

  答辯前,程艷芳剛剛進行了脊椎修復手術,術后出現了肺部感染,說話時氣息不暢,聲音很小。為此,醫院特別為她準備了擴音設備。而為了防止出現意外,醫生還給她帶上了監護儀器,對她的心跳和血壓進行全程監控。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程艷芳完成了論文答辯。

  答辯委員會主席 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周宇豪:經答辯委員會全體委員投票表決,程艷芳同學的論文已經達到畢業要求,已經達到碩士學位要求,建議校學位委員會授予碩士學位,學位論文表決情況是“優”。

  祝賀程艷芳!

  不言放棄 她用堅毅撐起夢想

  現在程艷芳已經順利畢業了。為了這場不到半個小時的論文答辯,遭受車禍重創的程艷芳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程艷芳的家在河南省夏邑縣農村,從小家庭就比較貧困。馬上就要完成學業的她在出事前正四處投簡歷,想找到一份心儀的工作,還報考了公務員。然而,一場車禍打亂了程艷芳對未來的規劃。

  脊椎骨折,脊髓受損的程艷芳,從昏迷中醒來后就一直躺在床上。剛知道自己的病情時,她也消沉過,不過,這個堅強的姑娘很快就告訴自己,要接受現實向前看,努力向好的方向發展。

  程艷芳:我的腿不能動,我想著我的胳膊還可以動,然后我的身體動不了,想著我意識還挺清醒的,然后說話還挺正常的,像這種。然后就是想盡辦法,把我不能怎么樣,變成我可以做什么,我可以怎么樣 。

  在治療過程中,程艷芳最惦記的就是自己的畢業論文。按照學校計劃,她所在的專業在5月24號進行論文答辯,看著畢業的日期越來越近,程艷芳心里非常著急。

  程艷芳:畢竟最后一步了,我想要最后一步也要以一個好的方式來結束。然后如果是真是參加不了的話,我感覺比我身體承受的痛苦還要難受,它不僅僅是一個儀式,也是一個學校和老師對于自己的研究成果的一個肯定和一個認可。

  5月初,程艷芳進入康復治療階段,她馬上和母?;ù笱Ы辛斯低?。老師們承諾,只要她的身體條件允許,就在病房里為她組織一次論文答辯。

  華東政法大學社會主義法制教育與傳播研究生導師組長 林凌:身體能支撐的話,我們就有一個想法,就是到病房里完成答辯,為她服務。

  華東政法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何益忠:哪怕坐四個小時五個小時的高鐵,都必須去,讓學生她的愿望她的夢想能夠實現,這是我們老師應盡的,應該做的事情。

  然而,當時程艷芳的身體還很虛弱。在醫生看來,即便是躺在病床上,程艷芳也沒辦法完成答辯。

  河南省人民醫院康復科副主任 楊陽:她的損傷是非常重的,而且整體小姑娘也非常瘦,身體從醫學的角度來說素質還不夠強壯。

  雖然醫生們不同意這個方案,但程艷芳并沒有放棄。她一邊進行康復治療,一邊找出已經寫好的論文,提前開始復習和準備。

  程艷芳:我爸就是坐在這兒,他一只手給我拿著,因為我眼睛可以看,就是坐在這兒看,告訴他給我翻頁。

  河南省人民醫院康復科主副主任 楊陽:她實際上已經在做著各種準備了,查房的時候,只要沒有在做康復治療,沒有占用她手部或者眼部活動這種時間的時候,她一般還都是在自己看書。至少我在查房的時候,有三四次看到她在準備這些東西。

  多方協力 “病房答辯”感動全場

  程艷芳的這份執著打動了學校,也打動了醫院的醫生和護士。5月中旬,河南省人民醫院康復科組織專家對她能否答辯進行評估。最終,醫生同意了程艷芳在病床上進行論文答辯。

  經過溝通,醫院和學校把答辯日期定在了6月2日。確定了答辯事宜,醫院,校方,開始全力協調,幫助程艷芳參加論文答辯。

  河南省人民醫院康復科主副主任 楊陽:以前我們都是讓她斜躺30分鐘就可以了,但是答辯的時候你想一般人要稍微坐一下的感覺,她答辯的時候要接近40度、50度,我們有電動起立床的一個康復設備,然后讓她在這個設備上不斷的適應。

  事故發生后,程艷芳一直都是平躺在病床上,為了按時參加答辯,醫生為她量身定制了康復方案,開始進行坐立訓練。身體虛弱的程艷芳在練習時會感覺到頭暈、惡心等不適反應,但這沒有打消她參加答辯的念頭。

  程艷芳:練習升高坐,剛開始10分,后來練習到快一個小時,有時候我媽都說,給你放一下吧?我說等一下,我再看一下,再堅持一下,就是想著到時候答辯的時候可以坐著。

  與此同時,華東政法大學也在為這場答辯做著各種準備。他們一方面和醫院反復溝通選擇答辯場地,一方面聯系鄭州當地高校,敲定了答辯委員會的成員名單。

  華東政法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何益忠:我們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專業的老師,那必須要去參加,作為答辯委員。然后就按照就近的原則,就是在鄭州大學請了三位老師,一起組成了答辯委員會。

  考慮到程艷芳的身體狀況,醫院特地騰出了一間靠近搶救室的醫護培訓室。為了防止出現意外,醫院派出了由骨科、康復科專家組成的醫療團隊,在答辯現場進行守護。答辯前,專家們不僅再次對程艷芳的身體進行檢查,還對現場可能出現的風險進行了評估。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6月2日當天,程艷芳的病房答辯如期進行。在宣布程艷芳的論文順利通過時,所有人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

  河南省人民醫院康復科主任 蔡西國:這么重的傷情,還有這么堅強的意志,這點讓我們很感動。

  雖然程艷芳已經畢業了,但她的母?;ù笱П硎?,將在以后的治療和生活中盡可能的對她進行幫忙。

  華東政法大學黨委書記 郭為祿:對我們來說,不論她今后在哪里工作、生活,她永遠都是我們華政的學生,都是我們華政的校友。

  現在,程艷芳仍然在醫院進行康復治療,不過,在完成論文答辯,順利畢業后,這個樂觀堅強的姑娘,已經開始憧憬未來的生活。

  程艷芳:目前也是好好康復,想著康復了之后可以去找工作,讓我家人也不要那么累了。

  為她圓夢 呵護夢想和希望

  和畢業典禮一樣,畢業生的論文答辯是一場無可替代的儀式,是幾年學術生活的高光時刻。同時它又是一場考試,要爭取導師對自己研究能力的認可。程艷芳身受重傷,仍然執著要答辯,因為她不想留下遺憾,同時她相信自己的實力。

  而為了這場特殊的答辯,付出努力的可不止小程一個人,醫院的醫生,學校的老師,當然還有程艷芳的父母,都在盡最大的努力幫她圓夢。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責任努力付出,你看,醫生要治病救人,老師要教書育人,而程艷芳作為學生,她這么拼命就是為了完成她作為一個學子的使命。這場病房里的論文答辯,是對夢想和責任的尊重。


 广岛三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