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三箭 > 宏觀 > 正文

中國70年對外開放“四步走” 全面開放新格局正在快速形成

广岛三箭 www.qkewis.com.cn 2019年10月0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夏旭田  

“從經濟特區、開發區到自貿試驗區、自由貿易港,從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管理,從‘外資三法’到《外商投資法》,我們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我們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中國已成為外商投資的熱土?!?/p>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從封閉半封閉走向全方位開放、從開始擁抱世界到成為經濟全球化“中流砥柱”。在此過程中,開放成為中國經濟騰飛的引擎之一,并創造了令世人驚訝的中國奇跡。

9月29日,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活動新聞中心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商務部對中國70年來的對外開放進行了一次全方位的復盤。

70年來,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由1950年的11.3億美元增至2018年的4.6萬億美元,增長超4000倍,帶動就業1.8億人以上;中國已成為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貿易伙伴。

70年來,中國利用外資、對外投資從無到有、從小到大,2018年分別達1383億美元和1430億美元,吸引外資累計超過2.1萬億美元,在華外資企業已達96萬家。

歷經70年發展,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二大商品消費國,世界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第二大外資流入國。

商務部部長鐘山表示,從發展與經互會國家合作,到改革開放,興辦經濟特區、加入世貿組織,再到共建“一帶一路”、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中國實現了向全方位開放的偉大轉折。

當前,一個覆蓋全、層次多、梯度深、行業廣的全面開放新格局正在快速高效地形成之中,中國正從經貿大國走向經貿強國,在后一階段,中國將更加注重轉變貿易方式,優化外貿結構,優化國際市場結構,提高吸引外資的質量,并從商品和要素等流動型開放加速邁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

70年來,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由1950年的11.3億美元增至2018年的4.6萬億美元,增長超4000倍,帶動就業1.8億人以上。-視覺中國-

多年蟬聯全球頭號貿易大國

發布會上,鐘山指出,中國外貿在突破封鎖中艱難起步,1957年中國創辦了廣交會,打開了通向世界的窗口。改革開放后,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外貿持續快速發展。

“中國1950年進出口總額只有11.3億美元,規模非常小,到2018年已達到了4.6萬億美元,中國已是全球第一大貿易國?!?鐘山表示,“外貿在促進增長、擴大就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直接或間接帶動就業1.8億人以上?!?/p>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國外貿的體量非常小,西方國家的經濟封鎖是一個重要原因,而創辦于上世紀50年代的廣交會對于打破這種封鎖、擴大進出口貿易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后,在改革開放的歷史潮流中,中國外貿開始走上了“快車道”。

1978年,中國外貿總額為206億美元,40年來,這一數字增長了223倍。改革開放初期,中國貨物進出口占國際市場份額僅為0.8%,在全球貨物貿易中列第29位。而從2009年起,中國連續保持貨物貿易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地位。2013年起,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并保持至今。

1978年到2018年,中國的貿易伙伴也由40多個發展到232個國家和地區;截至目前,中國至少已與25個國家和地區達成了17個自貿協定(FTA),自貿伙伴遍及亞洲、大洋洲、南美洲、歐洲和非洲。

“從貿易量上看,中國FTA的貿易占我們對外貿易的38%,即使不含港澳臺地區的話,這一比例也達到了25%。中國正積極落實自貿區戰略,與更多的主要貿易伙伴建立自貿區?!鄙濤癲抗仕舅境ふ派俑戰郵?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介紹。

從經貿大國走向經貿強國

中國外貿正在從量的擴張走向質的提升。白明指出,早期中國外貿主要依托低成本的勞動力等要素,出口的商品在價格層面具有優勢;如今中國外貿正在轉變貿易方式,優化外貿結構,從貿易大國走向貿易強國。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通過“三來一補”發展加工貿易,加工貿易占進出口總值的比重由1981年的6%增長到1998年的53.4%;不過加工貿易通常附加值較低、產業鏈條較短,而產業鏈更長的一般貿易更能代表自主發展能力。截至今年前8個月,加工貿易占中國外貿的比重已降至24.9%,而一般貿易的比重則升至59.8%。

同時,中國貿易結構也不斷優化。鐘山指出,機電產品、高新技術產品成為中國出口的主體,民營企業成為對外貿易的主力軍。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在回顧新中國70年經濟成長時指出,中國的對外開放并非簡單地發揮比較優勢,對貿易升級的引導也一直在發揮作用。

李稻葵稱,1995年到2007年,中國仍有大量的低價勞動力,尚未達到劉易斯拐點,按照比較優勢理論,這一階段中國應專注于勞動密集型產業的外貿,然而紡織、鞋帽等勞動密集型產業出口占比在這一階段卻不斷下降;與此對應,機械、車輛、船舶等需要更多資本、技術的產品出口份額卻在穩步上升,許多高技術產業也出現了超前布局,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高度重視并引導貿易結構的升級。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全球貿易并不樂觀。世貿組織將2019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下調1.1個百分點至2.6%;近日聯合國貿發會議發布的《2019年貿易和發展報告》更是將全年的貿易預期降低至2%。

鐘山就此回應稱,今年以來,中國外貿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這個挑戰既有外部的,也有內部的。中國正全力以赴“穩外貿”,推進外貿高質量發展。

他指出,中國外貿企業面臨的困難較多,特別是受經貿摩擦的影響,商務部正積極幫助企業排憂解難,通過加強技術改造、技術創新、提高質量、開拓市場、完善國際營銷網絡,增強企業競爭力。今年前8個月,中國實現進出口20.1萬億元,增長3.6%,增速高于全球主要經濟體整體水平。

在提升質量方面,高技術、高質量、高附加值的產品出口保持快速增長,其中,集成電路、成套設備、醫療器械出口的增長大大高于全國的平均水平,中國的通信設備、新能源汽車在國際市場上備受歡迎。外貿新業態也快速發展,其中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增長了20%,市場采購貿易方式出口增長了11.2%。

在貿易結構上,中國國際市場布局正在進一步優化,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的比重達到30.1%;商品結構上,機電產品的出口占比已達57.9%,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占比達到28.3%,民營企業的活力進一步增強,出口占比達到51.4%。

中國利用外資居全球第二

中國利用外資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大。鐘山介紹,2018年中國吸收外資1383億美元,居全球第二位。到去年底,中國累計利用外資2.1萬億美元,在華外資企業96萬家。

發布會上,商務部副部長、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進一步指出,改革開放40年以來,外資為中國創造了10%的城鎮就業、20%的國內稅收、40%的進出口貿易,在激發創新活力、帶動產業升級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李稻葵認為,對外資開放的意義并不限于引進了資本與技術,創造了就業與稅收,更重要的在于,促使中國的經濟主體學習國際上最先進的知識、制度與理念,并結合中國實際付諸實踐。

近年來,中國吸引外資的質量在不斷提高,高技術產業和服務業外資占比明顯提升。今年1-8月,中國實際使用外資6040.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9%,其中,高技術產業實際使用外資174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9.3%,占比達28.9%。尤其是高技術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增長58.4%。其中,信息服務、研發與設計服務、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同比分別增長46.4%、54.4%和74.6%。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隨著中國勞動力、土地等生產要素成本的上升,以及國際上經貿摩擦加劇的影響,部分外資企業面臨著一定的壓力。

王受文就此表示,中國擁有巨大的市場,這對外資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外資企業在中國40多年來也獲得了巨大的利益?!氨熱縊得攔謚泄耐蹲勢笠?,去年的銷售收入達到7000億美元,很多外資企業在中國的銷售額大于在他們本國的銷售額。他們看中這個市場,因此他們愿意到中國來?!?/p>

此外,他強調,中國政府對吸引外資的政策非常鮮明,中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來支持外商進入中國市場,在放寬外資準入上,中國的負面清單已從2013年的190多條縮減至37條;中國還出臺了外資促進措施,外資來華投資不需逐案審批,99%的企業只要到工商監管部門注冊即可;中國還加大了對外資的?;?,今年出臺的《外商投資法》明確給予外資企業與國內企業同樣的待遇,并建立了外商投資的投訴機制。

自貿區與自貿港是新時期吸引外資的重要平臺。據王受文介紹,今年前7月,前期設立的12個自貿試驗區以不到全國國土面積的千分之四的體量,吸引了全國14%的外資。

“商務部正借鑒國際經驗,結合海南實際,在內外貿、投融資、財政稅務、金融創新、出入境等方面深入研究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政策和制度體系,已經取得了一些階段性的進展?!蓖跏芪乃?。

構建全面開放新格局

“從經濟特區、開發區到自貿試驗區、自由貿易港,從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管理,從‘外資三法’到《外商投資法》,我們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我們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中國已成為外商投資的熱土?!敝由匠?。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余淼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的對外開放經過四個階段,已初步構建全面開放的新格局。

他介紹,第一個階段是新中國成立到1978年,這是全面開放的準備階段,通過三十年的艱苦奮斗,中國初步建立起門類齊全、品種完整、體系完備的工業體系,為其后的改革開放奠定了堅實的產業基礎。

第二階段是1978年到世紀之交,其特征是廣度開放,主要體現為由點到線、由線到面的逐步開放。1980年,國家開放深圳等四個沿海城市,這是“點”的開放;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再次開放沿海14個港口,開放由點及線;1992年之后,中國在多個省份設立了國家級高新技術開發區,對外開放從沿海一線擴大到面。

第三個階段是深度開放階段,在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中,中國進一步深化了對外開放,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中國出口所面臨的關稅壁壘大幅度下降,企業出口迅速提升,加工貿易占據了出口的“半壁江山”;中國還主動降低關稅,取消各種非關稅壁壘,大力推進全球化。

十八大以來,我國開放進入全新的第四階段,一個覆蓋全、層次多、梯度深、行業廣的全面開放新格局正在快速高效地形成。高標準的自由貿易試驗區目前已覆蓋18個省份,中國已開始探索建立自由貿易港。中國的全面實施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市場準入不斷放寬,目前已放開一般制造業,并加快金融、電信、醫療、教育、養老等服務業的開放。

李稻葵指出,一個平穩、可持續的開放過程,需要政府精心的管理和引導,近40年來,政府以極大的政治勇氣與決心,不斷深入推進對外開放,在適度?;け竟笠滌胍獠烤赫潯3侄膠?,并盡力消除一些開放對一些產業、地區、群體帶來的沖擊,進而逐步走向全面開放。

白明則表示,在全面開放新格局中,中國正推動由商品和要素等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的轉變?!氨熱?,以前我們更注重把外資引進來,注重為外資制定相應的優惠政策,而現在更加注重國內的規則、制度、法律等層面的完善,打造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p>

 广岛三箭

分享到:
相關新聞